zav4u优美都市异能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txt-第二百五十三章:小玲番外熱推-bas7n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小說推薦末世降臨:全球斷電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唰!
小玲的一个高抬腿,直接将前面沙发上坐着的人踢晕了。
“!”
小玲的爸瞪她一眼,“小心一点!你这样太鲁莽的了!”
小玲狡黠一笑,人已经开始搜索屋子了,在确定屋子里没有其他人以后,小玲才道,“这是最快的方式,不是么?”
她爸没奈何地瞪她一眼,“这是性命攸关的事,要是一脚没踢晕,他还不跟我们拼命?我就是太宠着你了,哼!”
小玲嘻嘻一笑,“那谁让宠着我的呀?”
“拿你没辙!”
“快,收拾东西走人,给他们留点,不要把人逼上绝路。”
“知道知道,老家伙真是啰嗦!”
他们快速将这一家里能吃的东西和饮用水各拿了一些,然后按照原路跳出窗户,再将被破坏掉的窗户铁栏杆给人家安装好。
至少从外表上看着,窗户是好的。
而他们离去的那个窗台下方,还留着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
江湖救急,勿怪勿怪!
窗户已坏,注意检修!
两父女就这样消失在了大雨之中~
穿过瓢泼的大雨,很快,两人的身影又出现在了一条马路上,穿行在停滞的车辆中,两人在一辆大型货车外停下。
咚咚咚。
暗号。
门开了,小玲和老家伙一起上了车。
“姐姐!”
小玲刚到车上,一个白白糯糯的小团子就扑倒了她的怀里,抱着她又是香啊蹭的,白白的一团,别说多可爱了。
“好啦弟弟,先下来,我身上淋了雨,湿着呢,别把你的衣服打湿了。”
小玲捏了捏弟弟的脸,把他放下来。
“好吧,那你们有没有带回什么好吃的呀?”
小诺歪着头,用小奶音问着。
“当然有咯。”
小玲从背包里拿出一根火腿肠,这可是刚才那户人家唯一的一根火腿肠呢,她狠了心才给弟弟带回来的。
还不能给老家伙知道。
否则又得骂她啦!
“哇,火……”
小诺话还没说完,就被小玲捂住了嘴,“嘘!”
小诺秒懂。
学着小玲的姿势也说了一个嘘,“嘻嘻,我知道,我知道。”
他挑着小眉毛,笑眯眯的,躲到角落里吃火腿肠去了。
小玲一笑。
那边她妈妈连忙喊,“快把湿衣服脱下来,别弄感冒了。”
小玲扬眉,“不怕,我的身体好着呢,就这点水算什么?我以前天天泡在游泳池里,不也没事么?”
妈妈瞪她。
小玲耸肩,只好换衣服咯。
换的时候,嘴里嘀嘀咕咕的。
老家伙走过来敲她脑袋,“又在说什么鬼话呢?”
小玲哼了哼,“没有啊。”
“你啊。”老家伙没话跟她说了,“去帮你妈做饭去。”
“我忙了一天咧,我要休息啦!”
小玲虽然嘴上说着,不过身体还是很诚实地过去帮妈妈一起做饭,才把米淘下去,小诺就蹭到了她的身后。
“姐姐,我留了半根给你哦……”
小诺在她背后蹭了蹭,把半截火腿肠藏在袖子里,悄悄给她看,让她吃。
小玲抿嘴一笑,“就知道你最心疼我了!”
亲昵地抱了抱弟弟,小玲继续帮妈妈一起做饭,小诺则在旁边看着,一双小脚悬在床垫上,笑起来两排小牙齿又白又细。
饭要做好的时候,妈妈突然说:“上次救我们那个消防员,你们找到了没有呀?说好的要感谢人家呢,结果现在是人都找不到。”
老家伙头疼地说:“老婆啊,那个消防员我都没见过,我去哪里给你找嘛。而且停电一两周的时候就没有人抗洪救灾了,你说,这都停电近两个月了,人海茫茫,我去哪里给你找咧?”
那时小玲在读大学,停电以后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老家伙察觉到不对劲,就独自前往学校接小玲回家。
也就是在这个时间段内的某个晚上,河水决堤,他们家住在下游,房子瞬间被淹没,老婆和孩子都被困在了大水之中。
据说当时有一对消防员和几个路过的好心人救了他们。
他老婆是个实心肠的人,当时被冷得脑袋都瓦特掉了,也忘记跟人家说个谢谢。
所以事后一直念念不忘,想着找到那个消防员,报答救命之恩。
可是,深蓝市这么大,灾后又没有个电话手机,连寻人启事和新闻也没办法启用,人海茫茫去找一个救命恩人?
哪里去找嘛?
“那你们出去搜寻物资,也许总会碰到的呀?没准你们打劫的某户人家,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唉老婆,你越扯越远了哈。”
“我不去打劫,我们全家人吃什么,喝什么嘛?”
“哼,做违法的事你还有理了?”
“我当然有理咯,我起码没有去杀人,老婆,你不会忘了我跟你说的,现在马路上到处都可以见到尸体呢。你不信?得,老子现在就带你出去长长见识。”
重生文娱帝国
老家伙说着就要拖妈妈出去。
小玲抱着小诺,在一旁哈哈大笑。
妈妈连忙挣扎,“哎呀,我没说不信你的,雨那么大,我才不要去呢。”
“没关系的嘛,出去看看而已。你不知道吧,那些尸体啊被泡得发白发胀,眼睛肿得像铜铃一样,瞪着,晚上会发青光,每天都扒在角落里惨叫,那场景……”
啪的一下,妈妈打了他一巴掌。
“孩子还在这儿呢,别吓到他们了!”她一脸生气地瞪着老家伙,觉得这人嘴上总跟没把门似的,什么话都能说!
“你自己不信的嘛。”老家伙努了努嘴,一副委屈的样子。
妈妈翻了个白眼,“快滚快滚,别在我面前丢人现眼的,谁看你这样啊。”
老家伙唉地一声。
坐到小玲身边去。
驼着背。
“又被嫌弃了,做男人真难啊。做好男人更难。”
“哈哈哈。”小诺哈哈大笑。
虽然小诺不太能看懂爸爸妈妈在吵什么,但他知道这不是吵架,而是姐姐说的:打情骂俏!
是证明爸爸妈妈的关系很好的意思!
所以每次看到爸爸妈妈吵架,小诺都特别高兴。
“小白眼狼。”老家伙捏了捏小诺的鼻子,“我跟你妈吵架你还看得这么开心,白养你了。”
“哈哈哈哈。”小诺笑得咯咯咯的,“爸爸活该,谁让你吓妈妈,妈妈是家里的老大,你吓他,当然会被骂啦。”
老家伙又是一阵叹息。
两个孩子都白养咯!
只不过这样快乐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多久,虽然他们的家被淹没了,居住在一个大卡车里度日,爸爸和小玲每隔几天都会出去干一单,来维持家庭生活的日常开销。
但也不是每一次都那么顺利的。
记得那是太阳出来的几天后,小玲对于太阳出来的那天的情形还记得很清楚。
当时她在马路上,突然雨停了,太阳出来,大街上顿时拥满了人。
当时她一个人在外面盯梢,太阳的突然出现,她太高兴了,于是抱着人群中的一个看着很秀气的青年就亲了下去。
那实在是因为,她突然想到二战结束后的一张照片,所以有感而发而已。
当时他们以为太阳出来了,一切都能解决了。
他们可以回家,可以过回正常的生活。
但想象很丰富,现实很骨感。
很快他们就发现,太阳出来仅仅是出来了而已,仅仅代表着天不再下雨了,别无它的改变。
电依旧没有来,社会的秩序依旧没有恢复,反而变得更加混乱。
尤其是内涝洪水褪去以后,白骨凄凄,暴露荒野,十分凄凉可怖,更是让人们的内心充满了恐惧。
而炙热的太阳让她们再也无法居住在货车的车厢内,那里面实在是太闷热了。
她们急需再干一单,并获得一个安全的房子。
也就是那一次,爸爸出事了。
大叔,婚不可挡
“爸!”
“快走!走!”
老家伙身上中了好几刀,血流不止,而他们中了人家的套子,被十几个人围住了。
老家伙为了救她,帮她突出重围,用身体帮她开了一条路。
所以她只能跑。
因为留下来也无济于事,只是多一条性命躺在这里而已。
但小玲没有离开很远,她逃走以后找了一个地方躲起来,冷冷地看着这些杀父仇人散开以后,她才突然追上去,将其中一个落单的人杀掉了!
可其他的人都已经走开了,她既追不到,也不敢贸然一个人对抗那么多人。
“爸……”
抚摸着老家伙温暖的尸体,小玲竟不敢相信老家伙就这么死了!
他就这么死了!
这么地突然,让人一点准备都没有。
“我会给你报仇的、”
哭了很久以后,小玲决定不再哭了,因为哭没有用的,老家伙不会醒过来!
她要把老家伙背回去,让妈妈和弟弟都看一眼……
不过小玲还是太小了,已经死亡的老家伙好像有两百斤重似的,抗在她小小的肩膀上,如一座铅山那般重。
还是烈日灼灼的大白天,小玲每走在太阳地下,都会觉得自己要被融化了一样,更何况背着一个比自己的体重还要重两倍多的人。
“爸,坚持一下,我们就要到了……”
咬着牙,小玲额头上的青筋都要爆出来了。而老家伙也用一地拖曳的红色来回答她。
嘭的一下。
小玲又一次摔倒了,老家伙的头被撞到了滚烫的马路上,小玲心疼地赶紧抱住他的头。
对不起,把你摔疼了。
老家伙,你别怪我啊,实在是你自己太重了。
原地休息几分钟以后,小玲再一次把老家伙扛到自己的身上,越来越僵硬的老家伙似乎变得更重了,压得她完全直不起腰来。
仿佛腰都要折断了,心脏也紧紧被拉扯着,好像耗尽了毕生所有的力气。
终于,流干了身上的最后一滴汗水。
小玲回到了她居住的大货车外面。
烈日把货车的车厢照射得滚烫,住在里面的人好像住在烤箱里似一样,不过幸好这辆车可以点着,有空调,老家伙改造了一下,把空调延到后面来了。
把老家伙小心翼翼地放到地上坐好,背靠着轮胎,扶正了他的脑袋。
“给你整理一下仪容,免得妈一会儿看到,会训你。”
小玲虽然这么想着,却没有说出来。
说出来的全部都是泪。
咚咚咚。
暗号。
门开了。
“姐姐!”小糯米团子从里面跳了出来,两只小手吧嗒在小玲的肩膀上,“姐姐你流了好多汗呀,快进来吹吹空调吧……”
小诺把小玲拉上了车。
“妈妈,姐姐回来啦。”
小诺哒哒哒地跑到妈妈的旁边去。
小玲上了车,沉默地站在门口处。
妈妈突然意识到什么。
“你爸呢?”她的声音充满森寒的恐惧。
小玲僵硬地站在那里,没说话。
妈妈倒水的动作就顿住了,却是没有直接把被子哐当丢在地上,而是稳稳地放到了桌子上,但手拿开的时候已经在颤抖了,她站起来走向小玲,一双眼睛也好似在颤抖。
“你爸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
小玲低着头,在强忍哭的冲动,一言难发。
小诺也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
带着哭腔低声求着,“妈妈,不要骂姐姐,姐姐很乖的……”
“你爸呢?说话?!”
小玲的双手捏拳,死死地捏住,咬紧牙关,已是强弩之末,再也无法忍住地痛哼了出来。
“你爸呢!你爸呢!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他人呢!”
妈妈也终于接受了这一信号,什么都明白了,发狂一样地揪着小玲的衣服,发泄一样地拍打她,推搡她,朝着她嘶吼。
“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你!!你!啊!”
小诺在旁边直接吓傻了,开始大哭,上前去抓着妈妈的裤子,一边哭一边喊,“你不要打姐姐,妈妈,求求你,不要打姐姐……”
车厢内顿时乱作一片。
哭喊,嘶吼,绝望,充斥在这个年轻的家庭里。
后来,小玲等妈妈冷静一些后,才带她出来见老家伙的仪容。
妈妈抓着老家伙的衣服,又是一阵地嘶吼。
“你为什么抛下我们,为什么啊!”
她哭喊得凌乱完全没有逻辑了,到最后只是抱着老家伙的身体哭。
小诺被吓到了,他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打姐姐,原来是爸爸永远地醒不过来了。
小诺害怕地抱着姐姐哭,哭了整整一个晚上。
接下来的好几天里,他们的家庭都一蹶不振,甚至连吃饭的心思都提不起来。
小玲还好,她满心复仇的心思,想着万一自己死了,老家伙的仇不得报,她死也不安心,所以吊着一口气,做饭和弟弟和妈妈吃。
妈妈什么话也不说,连眼神都变得空洞了。
小玲没有安慰她,只是让小诺好好陪着她。
接下来的几天,她在专门的地方盯梢,虽然一开始并没有收获,但没多久她还是盯到了那几个给她下套的家伙。
虽说这事,若以先后的顺序来算,说不上谁是对方错方,可小玲,选择满足自己,而非满足道德。
她一个一个地,手刃了仇人。
后来她也没有找安全的房子搬家,因为白天太热了,房子里并没有空调,不像汽车可以烧油开空调,去房子里白天一定会热得中暑。
所以他们还是居住在那里。
把老家伙的尸首就埋葬在马路边上,这样她每天都可以看上一眼,也不会感到寂寞,老家伙也能每天守护着他们。
“姐姐……”
小诺把藏在袖子里的半根火腿肠悄悄拿给小玲看,“姐姐,你吃火腿肠呀。”
小玲对着他笑了笑,“好,我家小诺真乖。”
小玲把半截火腿肠吃了。
小诺也开心地笑了笑,仿佛又回到了之前的日子。
一家人都开开心心的。
“笑?你怎么有脸笑?你还笑得出来?!”
妈妈突然就将手上的玻璃杯砸了过来,嘭地一下砸在车厢上,碎成一片。
“你怎么笑得出来?啊?!”
她发疯一般地砸东西,手里头但凡能抓得到的东西都砸向了小玲,小玲怕小诺被砸到,只得帮他挡着,被几个饮料瓶子砸到了身上,疼得闷哼几声。
家里再也没有了欢乐,妈妈也变得敏感而暴躁,小诺更是被吓得时常半夜哭泣,躲在小玲的怀里,悄悄地说他想爸爸。
小玲什么也不能说,也无法说。
只是每天还和从前一样早出晚归,出门寻找食物,寻找物资,和人交易,和人厮杀。
直到有一天晚上,又下起了大雨,他们起先还挺开心,因为比起连续60天的大雨,总比每天太阳暴晒要强得多。
可很快小玲就感觉到不对劲了,水淹得太快,没多久就淹没到了他们的车轮子!
以前连续下两个月大雨都没淹没这么多,现在才下半个晚上,这怎么可能呢?!
同时,她看到街道上多出很多车辆,很多人开始开车离开这里!
小玲赶紧让妈妈和小诺躲在车厢之中,她到前面去开车。
虽然没有开过车,但老家伙跟他说过大货车怎么开,一开始的时候她横冲直撞的,仗着自己车的优势把好几辆小轿车都压扁了,不过很快就找到的窍门,跟着其他的逃离的车辆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她有预感,这里可能是要涨大水了。
可是,高速路上只有唯一的一条畅通的道路,也就是应急车道,其余的车道大多被拥堵住。
所以他们开车的速度极其慢,远远比不上水涨上来的速度。
喇叭疯狂地按动,也完全走不动。
但幸好高速路上比较高,水并没有淹没到这个地方来,小玲甚至都怀疑她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尽管还是白天,天却完全黑掉了,可,该不会有海啸吧?
海啸是怎么形成的呢?
小玲不太清楚。
还好,高速路上没有拥堵多久,前面发生了一些矛盾,拥堵路段自然就开了。
毕竟,这不是以前,现在不会有人纵容某些马路杀手占着茅坑不拉屎,走不动的人家帮你走,再不济亮一亮刀子,那些人自然就怂了。
小玲在高速路上开了接近一天,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儿了,她对路标和各种路线一窍不通,反正只知道别人怎么走她就怎么走。
路上拥堵所花的时间,就去掉了至少五六个小时。
所以她走的路程并不太多,而现在,入夜了,路上再一次被完全拥堵住了,她大概看了一眼,黑暗里朦胧的车灯堵了长长的一条,完全无法再同行了。
咚咚咚。
车厢里传来了暗号声。
小玲赶紧下车,到车厢里查看。
妈妈问:“外面怎么样了?”
“不清楚,怀疑可能有海啸,现在低一点的地方可能已经被淹没了,我们高速路上还好。很多人都已经出逃了,我打算跟着他们一起走。”
妈妈点了一下头。
看着小玲。
小玲走过去。
妈妈忽然就将她抱住了。
小玲也紧紧地抱住妈妈,两行泪水莫名地流了下来,妈妈说:“对不起,对不起……”
小玲拼命摇头,“是我的错……我负责盯梢,我没有看明白。”
妈妈捧着她的脸。
小诺也抱着小玲和妈妈,“姐姐,妈妈,你们不要哭……等我再长大一点,我会保护你们的。”
“嗯,好,小诺保护妈妈和姐姐。”
小诺抿抿嘴,擦掉眼睛上的泪,“嗯!”
小男子汉的承诺,总是很安慰人心的。
小玲和妈妈道别,回到驾驶座上。
不过一会儿,妈妈和小诺也过来了,到了副驾驶。
“我们过来陪姐姐,姐姐不孤单了。”
“嗯,小诺对姐姐真好。小诺,把安全带系好。”
“嗯!”
小诺把安全带拉过来,和妈妈一起系上了。
矮矮的小个子,脸上的表情倒是蛮坚定的。
老家伙走了以后,他的男子汉威力被激发了出来,已经多了几分大男孩子的气质,少了几分孩子气。
孩子,总是在挫折里长成。
几乎接近后半夜高速路上的车子才动,小玲开着车经过之前的拥堵路段时,明显在路旁边看到被撞毁的车子和人。
那时候雨还是很大,仿佛是有人拿着巨大的盆子一盆一盆不停歇地往大地上泼,大得让人不敢相信。
直到突然一下,小玲感觉到了巨大的瓢泼大雨,好像黄河决堤一样地从天上泼下来,而当时高速路上又拥堵住了,完全无法行走。
当时除非他们下来走路,根本不可能离开这条高速路。
路上来去的两条都堵死了,根本没路可走。
而他们又无法下车,那么大的风雨,唯有躲避在车子里才是最安全的,所以只能留在原地等待。
但变化就在后半夜的凌晨将要天亮的时分,不知道什么时候水又一次淹没过了轮胎,那是很快的,不是一点一点淹没上来的,几乎是上一秒看着还正常,下一秒眨眼之间,车子轮胎都要被淹没了。
混在都市的道士 盗红尘
“糟了!高速路要被淹没了!”
天太黑,他们并不知道此时的低洼和下游地区已经完全被淹没,城区是一片哀嚎之声。
这时候就有人下车逃亡,开始背着行李靠走路沿着高速路前进。
“我们要不要下车?”
妈妈看着这情形,拿捏不定主意,只好问小玲。
小玲只得凝视着地上快速飞涨的积水。
“把我们所有的粮食能吃的东西都带上,还有,后面那两个大矿泉水空瓶也带上。”
说完,她和妈妈两个人一起下车到后面车厢里拿东西,小诺也跟着。
很快,三个人收拾完东西,领着大矿泉水瓶子出来的时候,水已经淹没到了车厢齐平的位置。
大货车的地盘比较高,小玲带着妈妈和小诺又回到了前面的驾驶位里。
“如果能坚持得过去我们就坚持,坚持不过去,我们就游吧。”
“姐姐,我害怕。”
“别害怕,你可是男子汉,男子汉要坚强一点。”
然而,可惜的是,还没有天亮,他们就坚持不住了,水已经淹没到了车顶,他们站在车顶上都无法避免,最终,小玲带着小诺,还有妈妈,身上挂着空水平,已经座椅靠垫,顺着水流一起漂浮,寻找可以靠岸的位置。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