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日月風華-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相伴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黑衣人被反绑了双手,带上来的时候,面罩已经早被摘下,露出一张平平无奇的脸。
“噗通!”
胖鱼一脚踹在黑衣人的膝弯,黑衣人立时跪在秦逍的面前。
“你知道本官要问什么。”秦逍盯着黑衣人眼睛道:“我知道你只是个奉命行事的小喽啰,所以只要你据实交代,我可以饶你性命,否则杀你与杀一条狗没什么区别。”
黑衣人低着头道:“大人…..大人问什么,小人一定据实交代。”
“你们夜袭客船,目的是什么?”
黑衣人想了一下,才老实道:“船上有个女人,我们要将那女人抓回去,活的不成,死的也成。”
“为何要抓那女人?”
“小人真的不知道。”黑衣人道:“出发之前,头领说那个女人值五百两银子,只要将女人抓回去,每个人都有重赏。我们在这附近等了好几天,就是等着他们出现。”
“你们是从苏州追杀过来?”
“不是,我们是苍芜山的人,离这里不到百里地。”黑衣人低着头交代道:“前两天有一个人突然到了苍芜山,找到头领,让头领帮他做一件事情。那人和头领单独说话,没过多久就离开,头领等他离开之后,便召集了山上的人手,一路赶到这里,埋伏在这附近,只等着那艘船出现。”
秦逍脸色一沉:“你看见有人去找你们头领?那人什么样子?”
“他是半夜三更去的,小人…..小人正好守夜,所以见到。”黑衣人心知匪遇上官,生死悬于一线,老老实实道:“那人当时穿着袍子,而且戴着斗笠,脸上还蒙了一块黑布,小人根本看不清楚他的样貌,不过……那人眼睛像刀子一眼,看着小人的时候,小人浑身直打哆嗦。”
陈曦所言确实不错,幕后真凶分明是雇凶办事,那人既然上山花银子雇人,自然是不会让太多人看到他的真面目。
“你说你们在这里等着那艘船,但这条河上船来船往,你们又如何知道今晚那艘船就是你们要找的目标?”陈曦神情淡漠。
黑衣人忙道:“是头领辨认,从昨天下午的时候,头领就嘱咐我们说目标很快会出现,头领断定那艘船今晚会赶到这里。”
费辛皱眉道:“大人,看来幕后真凶知道鱼玄舞离开苏州,甚至对鱼玄舞所乘的船只也是十分清楚。”
“这里是淮水,距离江南境内还有一段路途。”秦逍若有所思,看向陈曦道:“你在江南待过,知道路途,从苏州到此地,是水路快还是陆路快?”
陈曦道:“如果顺风而行,水路比陆路要快得多,像这样的天气,陆路即使快马加鞭,也不会快过水路。”
“但是苍芜山这帮人提前两三天就得到了消息,而且有充分的时间在这里等候埋伏。”秦逍目光锐利:“那天晚上去苍芜山的人,自然不是从苏州快马而来?”
“只能是飞鸽传书。”陈曦道:“雇佣苍芜山匪寇的那人不是真正的幕后指使,他应该是接到了飞鸽传书,然后立刻买凶。”
“所以苏州和这边有书信往来,而且还是飞鸽传信。”秦逍道:“这就证明,背后的那股力量不仅仅只是在苏州,势力也存在于淮水一带。”
陈曦点点头,微眯起眼睛。
“除了抓人,还有什么没说的?”秦逍重新看向那黑衣人。
黑衣人苦着脸道:“其他的小人真的不知道了。”
“为何放火烧船?”
“头领事先让我们准备了火油,交代我们说,无论是否能抓到那女人,都要将船烧了。”黑衣人也是一脸困惑:“小人也觉得很奇怪,不知道头领为何非要烧船,但头领既然有吩咐,我们又哪里敢违抗。”
秦逍看了陈曦一眼,陈曦淡淡道:“他的身份,也只能知道这些了。”
人氣都市言情 日月風華笔趣-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閲讀
秦逍知道是紫衣监少监,自然也干过刑讯逼供的事儿,他既说这黑衣人只能知道这些,那么黑衣人自然也供不出其他有用的线索来。
秦逍吩咐胖鱼将黑衣人带了下去,心中却是充满疑团。
不过他也清楚,当务之急是要解决江南内库一案,到了苏州之后,将此案交给地方去办理也未尝不可。
次日一早,吃过早饭,秦逍出了房间,瞧见陈芝泰从一间房里出来,见到他还不忘对里面十分温柔道:“汪夫人,你慢慢吃,不够喊我,我再给你弄,吃完之后,我帮你收拾。”
秦逍走过去,陈芝泰已经带上门,这时候才发现秦逍无声无息来到自己身边,吓了一跳。
“陈当家的很细心。”秦逍似笑非笑,见他眼圈发黑,调侃道:“昨晚捕鱼去了?怎么一副没睡好的样子。”
“大人说笑了。”陈芝泰道:“你不是吩咐属下保护王夫人吗?属下昨晚一直守在这里,所以没有睡觉。”
“不是让耿绍和你一起保护吗?”秦逍笑道:“怎么不见耿绍?”
陈芝泰叹道:“这点小事,何必麻烦他,属下一人就能办好。大人不用为我担心,待会儿我找个地方眯会儿。”说到这里,打了个哈欠,看起来十分困倦。
秦逍知道陈芝泰的心事,晓得这家伙看见鱼玄舞美貌,又想着和鱼玄舞有管鲍之交,也不多问,敲了敲门,屋里传来鱼玄舞声音:“陈大哥,够了,多谢你,有需要我再叫你。”
秦逍心下好笑,鱼玄舞连大哥都喊上了,看来二人已经颇为熟稔,道:“是我!”
里面传来响动,很快鱼玄舞就打开门,见到秦逍,急忙躬身行礼:“大人!”
她显然已经梳洗过,比之昨夜狼狈模样完全不同,皮肤白皙,丰腴娉婷,虽然姿色比不上秋娘,但自有一股风情,也难怪三当家对他心存觊觎。
秦逍开门见山道:“昨晚审过匪寇,他们是受人雇佣,早在两天前就已经得到你们要经过此处的消息,所以埋伏等候在这里。至于是谁雇佣他们追杀你,匪寇也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幕后真凶与汪鸿才的失踪肯定有关系,而且他们这次失手,不代表就此罢休,接下来很可能还会盯着你,一有机会,还会对你下手。”见鱼玄舞花容微微失色,继续道:“并非危言耸听,除非这件案子彻底调查清楚,甚至找到汪鸿才,否则他们就会像幽魂一样缠着你,你始终处于危险之中。”
“大人,那…..那怎么办?”
“大人,汪夫人处境危险,咱们可不能不管。”陈芝泰急忙道:“汪夫人,你放心,大人英明神武,一定会将这件案子查清楚。有你陈大哥在,谁都不敢伤你。”
“你不是困了?”秦逍瞥了他一眼:“退下吧。”
陈芝泰有些尴尬,却也只能向鱼玄舞点点头,依依不舍退了下去。
“我此行江南,公务繁多,如果这件案子你不愿意配合,到了苏州,我会派人将你送去苏州府衙,这件案子就交给他们来审理。”秦逍道:“到时候你是否愿意向他们据实相告,就和我无关了。”
“大人请进!”鱼玄舞低头想了一下,终是让开道路,秦逍犹豫一下,进了房间,鱼玄舞探头看了看走廊,这才将房门关上。
“如果民妇将那件东西交给您,您是否真的能够帮民妇找到相公?”鱼玄舞目光中满是恳求。
秦逍却是摇头道:“我无法保证。汪鸿才现在是生是死,你我都无法确定,如果他已经遭遇不测,我也无力将他找回来。不过汪鸿才给你的东西,肯定是这桩案子的关键,其中也必然藏着线索,如果有了线索,就可能查出背后的真相,甚至找到意图追杀你的幕后真凶。”叹了口气道:“如果不是我碰上了这件案子,不能袖手旁观,否则还真不愿意因为此案耽搁时间,汪夫人,你自己斟酌。”
鱼玄舞低头沉默良久,忽然走到床铺边上,坐了下去,抬起一只脚,竟是将脚上的一只绣花鞋脱了下来。
秦逍微微一怔。
这个时代,对女人来说,脱鞋露脚和袒胸露乳其实并无太大区别,都是放浪之行,除了自家丈夫,良家女子是绝不会轻易在别的男人面前脱鞋露脚。
“大人,这就是相公那天交给我的东西。”鱼玄舞将那只绣花鞋双手送过来:“民妇知道这很奇怪,可是…..当日相公确实是交给了民妇这双绣花鞋,他说这左脚的绣花鞋事关重大,如果有朝一日他失踪不见,我便穿着这双鞋进京,到了京都,将左脚绣花鞋交给京里的那位大人,告知那位大人这只鞋是他令我送入京都。”
这只鞋子看起来确实是新近才穿上,不过看上去和平常女子所穿的绣花鞋并无什么太大的区别。
秦逍万万想不到,汪鸿才留给鱼玄舞最重要的物事,竟然是一只绣花鞋。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日月風華 起點-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讀書
这绣花鞋看起来很普通,可是秦逍却明白,普通的外表肯定是掩饰,包括另一只鞋,也只是给这只鞋做掩护,在这只绣花鞋里,肯定藏着汪鸿才留下的重要线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