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乞活西晉末-第八百零九回 夜戰北胡熱推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华历十三年,六月十二,戌时,晴,漠北高原,鄂嫩河流域。
漠北草原中部,自汉胡双方在鄂嫩河畔首次交锋之后,转眼已然过了四天,平静而怪异的一幕却似成了常态。一方面,白日横行如蛮牛,夜晚驻扎如乌龟,庞大的血旗车阵带着一身尖刺,巍巍然行往铁尔启部落的老营方向;另一方面,在其侧畔,七十多万的北胡联军则如一群饿狼,耐心而警惕的环嗣待机,更如一群拱卫来客的仪仗队。
又是一个夜晚,血旗车阵业已落定安营,一如既往的防卫严密,同样一如既往的安然静谧。不是胡骑们不会玩夜间骚扰,可被血旗骑军利用远距射击优势,整了几次曼古歹之后,胡骑们便熄了火。反是血旗骑军毫不示弱,每夜都要轮番出兵袭扰几回,搞得对方睡不安寝,己方却乐此不疲。
十里之外,北胡联军的大营相对就要松散许多,也庞大了太多,营盘之内,处处鼾声如雷。数日辛劳却又游而不击,令胡骑们不禁多了些懈怠,尽管上面的首领们也曾说过血旗军就爱偷袭闷棍,可时间一长,谁都知道了,血旗军厉害不假,却兵力寡微,根本不敢出车阵放手大战,而且,对方当前的目标旨在铁尔启部落老营,想来下一次的真正交手,怎么着也该在两日之后吧。
中军大帐,灯火通明,酒气扑鼻,一众大小首领,正借着帐窗透过的凉风,用美酒美食,来打发又一个无聊的行军之夜。没错,是行军之夜,几日下来,初始的小心警惕过后,草原人的豪迈不羁,令他们再也不愿将心思花在无谓的提防之上,接连不休的怪异平静,已令他们将当前的战时更多看成了行军时段。
“盟主,华帝率军终日龟缩于车阵之内,战又不战,咱们百万大军终日陪着他血旗军在草原上如此相持,未免浪费。”推杯换盏间,拓跋斯律不无烦躁道,“叫我看,咱们不若分兵,一部继续留此看着血旗军,另出一股直下阴山,反击塞北之地,那里必无太多血旗精锐驻守,足令华帝顾此失彼,也好逼其离开乌龟壳,与我北胡联军堂堂一战呀。”
攻敌不备,逼其回救,拓跋斯律之议虽然藏有反攻拓跋故地的私心,但从战略大局来看,却也不乏为一记乱敌部署的妙招。一时间,帐中诸胡纷纷凝眉沉思,更有鲜卑三部的些许首领们出声附和。当然,其中也不乏赤班之辈,目光闪烁间不知在想些什么。
偏生此时,宇文悉独官却是出言道:“听说华国已在阴山旧长城一线布有重兵,急切间想要攻破只怕不易,倒不如分兵东进,杀往科尔沁草原方向,那边似无重兵驻守。”
帐内顿时稍静,除了少数缺根筋的以为宇文悉独官是在群策群力,大多首领已然明白这是塞北鲜卑中出了猪队友。原本颇多沉思的神情,倒是平添了似笑非笑的缕缕怪异。
“且不说鲜卑朋友们意欲分兵何往,某倒想知晓,鲜卑朋友们打算带走多少兵力,而我北胡联军又将留下多少儿郎,届时应对华帝二十万大军的怒火,并保护我漠北的老弱妇孺?”目光一闪,赤班适时开口道,“哼,这才是什么光景,鲜卑朋友们就已笃定胜局,想着如何光复自家族地了,我漠北诸胡又该如何自处?”
正所谓不怕没好事,只怕没好人,赤班这么一说,立即引发了漠北诸胡们的共鸣。别以为漠北与塞北双方如今合作对抗华国,彼此就没芥蒂了,漠北诸胡们没谁会高尚到以自家乃至家小的安危,去帮助鲜卑人收复失地。而赤班的仗义执言,无疑是一次恰如其分的挑拨离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罢了,此事转头再议。血旗车阵即将抵达我铁尔启部老营,还是待得此事过后,再说其他吧。”眼见帐内气氛愈加怪异,甚至渐有火药味儿,铁罕遂出言调和道。只是他却不知,他和他们,很快便将没有那转头的机会了…
夜宴散去,时光流逝,转眼到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北胡大营东南十里,血旗车阵,三艘庞然大物拔地而起,每一个的下方,都隐约有着“天下归华”四个大字。很快,庞然大物们化作天空的一个个黑点,向着车阵西北方飘去。
麒麟旗下,纪泽收回遥望飞艇的视线,转目看向西北胡营方向,口中啧啧冷笑道:“北胡小儿,还在等着我血旗车阵缓缓前往铁尔启老营吧,哼,真当朕的勇士们只能依靠炮铳,不敢离开车阵对尔等下辣手吗?”
事实上,所谓兵逼铁尔启部落,仅是纪泽做出的一次战术佯动而已,他真正想要的,是一次便于捕俘的夜袭机会。毕竟血旗军过往在战场上用过的诡诈闷棍多不胜数,不做些假象,他可不以为敌方对他会没有防备,更不敢赌敌方是否会针对他设伏以待。
“陛下,终归也没正面堂堂一战,您就莫要在此豪情万丈了。”纪泽身边,梅倩掩口轻笑,不无揶揄的低声道。
另一边,浑身披挂的纪铁则是不耐烦道:“大哥,甭忙着背地里阴笑,这飞艇都没影了,咱禁卫军群何时出阵呀?俺这把大陌刀,也已好久都没饮血了呢。”
“急什么急,咱血旗军摸黑闷棍的名声那么响,敌方夜间可没少安排明暗探哨,不等例行的疲敌兵马开一次道,怎好叫你等出去?”横了纪铁一眼,纪泽回看车阵内已经集结待命的九万精锐骑军,遂摆摆手,冲纪铁与一众摩拳擦掌的将军们道,“得,你等既然心急,就先去组织所部,别留这儿烦我。待得信骑回报无误,你等便可出阵摸往胡营了…”
没多久,几名血旗探马从昏暗中驰来,几句问答之后,车阵悄没声息的打开了几处通道。旋即,一彪彪血旗精锐口衔枚,马裹蹄,兵分数股,不声不响的潜入暗夜,摸往了北胡大营的若干方向。每股血旗军之前,还有数百人的一小队先导,而他们的举止,则恰似北征军之前每夜必行的疲兵之举一般无二。
或是北胡人对于夜间袭扰已然不当回事,有着少数佯作疲敌的探哨在前横扫,即便北胡人偶有营外夜哨遭遇某一小股血旗轻骑的袭杀,也未引起大营的及时警觉。由是,两刻之后,当九万血旗大军抵达胡营二里之外的时候,其外依旧静谧一片。
“咻…啪…咻…啪…咻…啪…”东南营外,三万血旗近卫伫立之处,接连三道闪光飞射天空,分别爆开五簇巨大的烟花,五彩缤纷,绚烂瑰丽。其光亮之耀目,直接掩住了淡淡的月色余辉,顿将几近漆黑的夜空,点缀得一片闪明,足可炫盖整个二十余里的北胡连营。
“铛铛铛…”“天女散花!天上有仙女散花啊…”“骑兵!营外有大量骑兵啊…”随即,鼾声如雷的北胡大营内,传出了凄厉的喝喊,以及示警的锣声。那是犹在值夜的少数胡骑,察觉异状后发出了惊惶的示警。毕竟,血旗军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想要七八十万人都成聋子瞎子,老天爷都不好意思那般偏袒。
“直娘贼,又来了,今个折腾的动静咋这么大…不就是弩箭火铳射得远了点嘛,丫有种别走,真刀真枪跟爷们单挑…”北胡营中,被吵醒的大兵们爆发了声震九霄的咒骂,一时却还很少有人披甲起身,出帐迎敌,只因他们居然大都觉得血旗军仍是疲兵之计。
然而,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这次可是来真的!只可怜北胡人委实已被骚扰得神经大条,睡得也真的太香,以至于大量骑军摸至营盘边的一里之距,北胡大营依旧未能完全苏醒。而一里的距离,对于骑军的袭营,已然可以忽略不计。
“隆隆隆…”北胡营外,三支各有两万骑的血旗骑军从黑夜中杀出,奔马疾驰,沿三个方向冲往根本没有营栅的北胡大营。莫怪别个北胡人疏忽,草原上本就缺乏树林可伐,又是八十万人每日移动安帐,如何整备营栅?
“轰轰轰…”面向血旗车阵的北胡营畔,同步响起了火炮的震天怒吼。伴着夜空下的点点闪亮,一辆辆小型箱车赫然出现,它们基本没有造成什么杀伤,可带来的声势,却在告诉所有胡人,血旗军的天罚来了。
“隆隆隆…”袭营要的就是一个雷霆万钧,随着第一波的火炮打击,两万重骑轻骑配合的近卫骑军,已然杀入了被火炮犁得七零八落的胡营外延,而剩余一万的骑军则带着马拉箱车,兵分三股跟着杀入大营,横冲直撞的直逼任何胆敢集结抵抗的大股胡骑。
与之同时,就在北胡联军左中右三方主帐,也即段疾陆眷、铁罕、博尔金三者主帐的上空,三艘飞艇点起了亮光,在夜空中耀耀生辉,飞艇之下则是“天下归华”四个闪闪大字,一枚枚冒着火星的黑点,则从飞艇坠落,砸向金碧辉煌的王帐,随之爆出惊天雷鸣,燃起熊熊火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