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贅婿笔趣-第一〇五三章 公平黨看書

贅婿
小說推薦贅婿赘婿
江上飘起晨雾。
镇江以东三十里,雾气弥漫的江滩上,有橘色的火光偶尔晃动。临近天明的时候,水面上有动静逐渐传来,一艘艘的船在江滩边上简陋破旧的码头上停驻,随后是水声、人声、车马的声音。一辆辆驮货的马车籍着岸边年久失修的水边栈道上了岸。
样貌四十左右,左手手臂只有半截的中年男人在边上的林子里看了一会儿,然后才带着三名手持火把的心腹之人朝这边过来。
上岸的马车约有十余辆,随行的人员则有百余,他们从船上下来,栓起马车、搬运货物,动作迅速、有条不紊。这些人也早已留心到了林边的动静,待到断手中年与随行者过来,这边亦有人迎过去了。
这边为首的是一名年纪稍大的中年儒生,双方自黑暗的天色中相互走近,待到能看得清楚,中年儒生便笑着抱起了拳,对面的中年男人断手不容易行礼,将右拳敲在了胸口上:“左先生,别来无恙。”
来人乃是闻名天下的左家长者左修权,他此时抱拳一揖:“段先生辛苦了,此次又劳烦您冒险一趟,着实过意不去。”
“一家人怎说两家话。左先生当我是外人不成?”那断手中年皱了皱眉。
“也是,也是。”左修权笑着点头,“您看还有谁来了。”
他这句话说完,后方一道随行的身影缓缓越前几步,开口道:“段叔,还记得我吗?”
这人影穿着一身便于动手的绿林衣裳,听着却是女子嗓音。那断手中年眯着眼睛,眨了一下,终于认出前方的女子来,颤抖着开口道:“是、是女……女公子?是银瓶小姐,您怎么来了?”
“与段叔分别日久,心中挂念,这便来了。”
女子身材颀长,语气温和自然,但在火光之中,朗眉星目,自有一股迫人的英气。正是岳飞十九岁的养女岳银瓶。她走到断臂中年的身前,握住了对方的手,看着对方已经断了的手臂,目光中有微微哀戚的神色。断臂中年摇了摇头。
“您、您是千金之躯啊,怎能……”
“段叔您不要看不起我,当年一道上阵杀敌,我可没有落后过。”
“是、是。”听她说起杀敌之事,断了手的中年人眼泪盈眶,“可惜……是我落下了……”
“段叔奋战到最后,不愧任何人。能够活下来是好事,父亲听说此事,高兴得很……对了,段叔你看,还有谁来了?”
她这话一说,对方又朝码头那边望去,只见那边人影幢幢,一时也分辨不出具体的样貌来,他心中激动,道:“都是……都是背嵬军的弟兄吗?”
岳银瓶点了点头。也在此时,不远处一辆马车的车轮陷在河滩边的沙地里难以动弹,只见一道人影在侧面扶住车辕、车轮,口中低喝出声:“一、二、三……起——”那驮着货物的马车几乎是被他一人之力从沙地中抬了起来。
断臂中年听得那声音,伸手指去:“这是、这是……”
那道人影“哈哈”一笑,奔跑过来:“段叔,可还记得我么。”
奔跑过来这人身形魁梧,样貌看着却颇为年轻。那断臂中年道:“少将军,你、你……这是险地,你们岂能一道来啊。”
“左先生过来了,段叔在这里,我岳家人又岂能置身事外。”
对方口中的“少将军”自然便是岳飞之子岳云,他到得近前,伸手抱了抱对方。对于那只断手,却没有姐姐那边多愁善感。
一旁岳银瓶道:“此次江宁之会不同寻常,对将来天下局势,或许也会带来诸多变数,我们姐弟是跟随左先生过来长见识的。倒是段叔,这次置身其中,事情结束后恐怕不能再呆下去,要跟我们一道回福州了。”
她这番话说完,对面断臂的中年身影微微沉默了片刻,随后,郑重地退后两步,在摇曳的火光中,手臂陡然上来,行了一个郑重的军礼。
夜风轻盈的河滩边,有声音在响。
“背嵬军!段思恒!归队……”
背负山岳、身已许国,此身成鬼。
是为,背嵬!
……
马车的车队离开河岸,沿着凌晨时分的道路朝着西面行去。
原本就是背嵬军一员,如今断了手臂的中年男人段思恒坐在最前方的马车上,一面为众人引路,一面指指点点说起周围的状况。
人氣都市异能 贅婿 線上看-第一〇五三章 公平黨
此时天色不明朗,道路周围仍旧有大片大片的雾气,但随着段思恒的指点,众人也就回忆起了过往的许多东西。
“那边原本有个村子……”
“全峰集还在吗……”
“西北再过去一点,咱们就在那边,打得完颜希尹!”
“这条路我们走过啊……是那次兵败……”
岳云站在车上,絮絮叨叨的说起这些事情。
镇江一地,原本就是当初江南防线的核心所在,背嵬军在这里练过兵,君武在江边的山头上,挥泪杀过自己的小舅子,女真人杀来时,那位如今已是天子、当时仍是太子的男人,在城内城外四处奔走、嘶喊,奋战不停,他被女真人的流矢射中时,还有许许多多的本地百姓冲上战场,与女真人展开过厮杀。
而对于岳云等人来说,他们在那场战斗里曾经直接撕开女真人的中阵,斩杀女真大将阿鲁保,而后一度将兵锋刺到完颜希尹的阵前。当时四方溃败,已难挽狂澜,但岳飞依旧寄望于那孤注一掷的一击,可惜最后,没能将完颜希尹杀死,也没能延缓后来临安的崩溃。
段思恒参与过那一战,岳银瓶、岳云亦然,此时回忆起那一战的浴血,仍旧忍不住要慷慨而歌、壮怀激烈。
超棒的小說 贅婿-第一〇五三章 公平黨推薦
后来君武在江宁继位,之后不久又放弃了江宁,一路厮杀奔逃,也曾经杀回过镇江。女真人驱动江南百万降兵一路追杀,而包括背嵬军在内的数十万军民辗转逃亡,他们回到片战场,段思恒便是在那场逃亡中被砍断了手,昏迷后掉队。待到他醒过来,侥幸存活,却由于路途太远,已经很难再跟随到福州去了。
他籍着在背嵬军中当过军官的经验,纠集起附近的一些流民,抱团自保,后来又加入了公平党,在其中混了个小头目的地位。公平党声势起来之后,福州的朝廷三番四次派过成舟海等人来接洽,虽然何文带领下的公平党已经不再承认周君武这个皇帝,但小朝廷那边一直以礼相待,甚至以弥补的姿态送过来了一些粮食、物资接济这边,因此在双方势力并不相接的情况下,公平党高层与福州方面倒也不算彻底撕破了脸皮。
都市小說 贅婿 愛下-第一〇五三章 公平黨分享
而这样的几次往来后,段思恒也与福州方面再度接上线,成为福州方面在这里可用的内应之一。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贅婿 起點-第一〇五三章 公平黨閲讀
“……我如今所在的,是如今公平党五位大王之一的高畅高天王的手下……”
晨风吹动着朝雾,在与岳云等人回忆过往昔数场大战之后,段思恒抹去泪光、收拾心情,向左修权、岳银瓶等说起如今公平党的状况来。
“公平党如今的状况,常为外人所知的,便是有五位了不得的大王,过去称‘五虎’,最大的,当然是天下皆知的‘公平王’何文何先生,如今这江南之地,名义上都以他为首。说他从西南出来,当年与那位宁先生坐而论道,不分伯仲,也确实是了不得的人物,过去说他接的是西南黑旗的衣钵,但如今看来,又不太像……”
“他是老大没什么争得,但是在何先生之下,情况其实很乱,不是我说,乱得一塌糊涂。”段思恒道,“我跟的这位高天王,相对来说简单一些。如果要说性格,他喜欢打仗,手下的兵在五位当中是最少的,但军纪森严,与咱们背嵬军有些相似,我当年投了他,有这个原因在。靠着手下这些精兵,他能打,因此没人敢随便惹他。外人叫他高天王,指的乃是四大天王中的持国天。他与何先生表面上没什么矛盾,也最听何先生指挥,当然具体如何,我们看得并不清楚……”
“公平王、高天王往下,楚昭南号称转轮王,却不是四大天王的意思了,这是十殿阎罗中的一位。此人是靠着当年弥勒教、大光明教的底子出来的,跟随他的,其实多是江南一带的教众,当年大光明教说人间要有三十三大难,女真人杀来后,江南信教者无算,他手下那批教兵,上了战场有吃符水的,有喊刀枪不入的,确实悍不畏死,只因尘世皆苦,他们死了,便能进入真空家乡享福。前几次打临安兵,有些人拖着肠子在战场上跑,活生生把人吓哭过,他手下人多,许多人是真相信他乃轮转王转世的。”
“楚昭南往下是时宝丰,此人手下成分很杂,三教九流都打交道,据说不摆架子,外人叫他平等王。但他最大的能力,是不光能敛财,而且能生财,公平党如今做到这个程度,一开始当然是到处抢东西,军械之类,也是抢来就用。但时宝丰起来后,组织了不少人,公平党才能对军械进行维修、再造……”
“到得今天,公平党兴兵数百万,中间七成以上的军械,是由他在管,火炮、火药、各种物资,他都能做,大半的通商、转运渠道,都有他的人在其中掌控。他跟何先生,过去听说关系很好,但如今掌握这么大一块权力,时不时的就要发生摩擦,两边人在底下明争暗斗得很厉害。尤其是他被称作‘平等王’以后,你们听听,‘平等王’跟‘公平王’,听起来不就是要打架的样子吗……”
“至于如今的第五位,周商,外人都叫他阎罗王,因为这人心狠手辣,杀人最是凶狠,所有的地主、乡绅,但凡落在他手上的,没有一个能落得了好去。他的手下聚集的,也都是手段最毒的一批人……何先生当年定下规矩,公平党每攻略一地,对当地豪绅巨富进行统计,劣迹斑斑着杀无赦,但若有善行的,酌情可网开一面,不可赶尽杀绝,但周商所在,每次这些人都是死得干干净净的,有的甚至被活埋、剥皮,受尽酷刑而死。据说为此两边的关系也很紧张……”
此时晨风吹拂,后方的天边已经显出一丝鱼肚白来,段思恒大概介绍过公平党的这些细节,岳银瓶想了想:“这几位倒是各有特色了。”
前方段思恒苦笑:“若认为公平党就是这区区五人的样子,那就错了。”
“这五人啊,不过是公平党如今五个头头的样子。”他顿了顿,道,“当初江南大败,女真人肆虐,陛下……又带着人去了福州。何先生以公平之名起事,身边固然聚拢了一些人,但江南各地,不久之后便到处都是打着公平旗号、与富户夺食的势力,后来这些势力一个一个的连起来,都说自己是跟了公平的旗号,都说自己跟了谁谁谁,其实上头的那个人,都未必知道自己下面还有一帮这样那样的小弟……”
“当时整个江南几乎到处都有了公平党,但地方太大,根本难以全部聚集。何先生便发出《公平典》,定下诸多规矩,向外人说,但凡信我规矩的,皆为公平党人,于是大家照着这些规矩做事,但投靠到谁的麾下,都是自己说了算。有些人随意拜一个公平党的大哥,大哥之上还有大哥,如此往上几轮,或许就挂到何先生或者楚昭南或者谁谁谁的名下……”
“这一年多的时间,何先生等五位大王名气最大,占的地方也大,收编和训练了不少正轨的军队。但若是去到江宁你们就知道了,从上到下一层一层一派一派,内里也在争地盘、争好处,打得不可开交。这中间,何先生手下有‘七贤’,高天王手下有‘四镇’,楚昭南下头有‘八执’,时宝丰麾下是‘三才’,周商有‘七杀’。大家还是会争地盘,有时候明刀明枪在街上火拼,那弄得啊,满地都是血,尸体都收不起来……”
福州朝廷对外的眼线安排、情报转递终究不如西南那般系统,此时段思恒说起公平党内部的情况,岳银瓶、岳云等人都听得目瞪口呆,就连修养好的左修权此时都皱着眉头,苦苦理解着他口中的一切。
“另外啊,你们也别以为公平党就是这五位大王,实际上除了已经正式加入这几位麾下的军队成员,那些挂名或是不挂名的英雄,其实都想打出自己的一番天地来。除了名头最响的五位,这半年,外头又有什么‘乱江’‘大龙头’‘集胜王’之类的派别,就说自己是公平党的人,也遵循《公平典》做事,想着要打出自己一番威势的……”
“毕竟,四大天王又没有满,十殿阎罗也只有两位,说不定心狠手辣一些,将来天兵天将排座次,就能有自己的姓名上去呢。唉,镇江如今是高天王的地盘,你们见不到那么多东西,咱们绕道过去,待到了江宁,你们就明白喽……”
晨曦吐露,云飞雾走,段思恒驾着马车,一面跟众人说起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一面带领队伍朝西面江宁的方向过去。途中遇上一队戴着蓝巾,设卡检查的卫士,段思恒过去跟对方比划了一番切口,然后在对方头上打了一巴掌,喝令对方滚蛋,那边看看这边兵强马壮、岳云还在比划肌肉的样子,灰溜溜地让开了。
“咱们如今是高天王麾下‘四镇’之一,‘镇海’林鸿金手下的二将,我的名号是……呃,断手龙……”
段思恒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岳云噗嗤想笑,岳银瓶那边问道:“为什么是二将?”
“大将之下,就是二将了,这是为了方便大家知道你排第几……”
段思恒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很是丢人。周围的背嵬军成员都笑了出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