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第171章:佛子大人,請留步(49)讀書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就……被蛰了一下。”饶尹有些心虚,一直没敢将手放下来。
宋烨梁看着她的目光若有所思,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瓜:“带你去涂药,走。”
饶尹:“……”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的他猜到了。
可是她也不敢问。
……
饶尹和宋烨梁的婚事举行,就像原来剧情线中安排的那样。
两人婚期定在五月初二,端午前,宜嫁娶,是个黄道吉日。
饶尹出嫁不在宋家,头一天去了镇上住,一年多前她留在德裕镇,当时小道君他们给她留了些细软,又买了一套小院子,院子没在闹市,位置虽然有些偏僻,但是也乐得清幽。
小柴门,篱笆矮墙,墙内种着两棵十年生的蓝花楹树。
花楹树在南府一代算是比较常见的,美观,春日一到树冠上只剩下一盏盏堆叠的蓝花楹细蕊,散发着很浅的香气,在南府春日里偏南的风中摇摆,漫过苍茫的鳞云青空,铺盖住视野里的半边天空,这里的人都喜欢在春夏相交之际,坐在树下歇息。
唐果也挺喜欢这种花树,应饶尹之邀,随她去镇上住了一晚。
清晨,唐果靠在树下,端着从镇上买回来的白粥,一手掐着包子,慢悠悠地吃着。
负责梳妆的丫鬟里里外外,忙忙碌碌,她也不急,就看着饶尹还没睡醒被拉起来绞面上妆,绞面的时候,小姑娘疼得龇牙咧嘴,白净的脸颊因这粗糙的手法弄得通红,不过都是当地习俗,唐果只是托腮懒懒地打了个哈欠,觉察到储物袋内的玉简有传讯,将玉简摸了出来。
……
唐果:“玄尘,怎么了?”
玄尘的声音如珠玉滚落,带着一丝清冷:“我刚才去了一趟裕策道君的院落。”
唐果:“他怎么了?”
玄尘捏着玉简,神色不明:“他不在院子里,听聂宿说,他昨晚已经不在了。”
唐果:“果然,裕策道君不是个会轻易放弃的男人。”
玄尘不赞同道:“如今饶姑娘与宋公子即将完成嫁娶,他就算再不甘心,此时也不该……”
唐果闻言失笑:“你别说他,佛子大人,若是你,你会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嫁给别的男人吗?”
玄尘:“……”
漫长的沉默后,玄尘忽然低声说道:“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更不会看不清自己的内心。”
“行吧,我会注意裕策道君的,你放心。”唐果咬了一口包子,笑眯眯地说道,“你早上吃了吗?”
玄尘:“还没有,你好好吃饭。”
唐果轻叹道:“现在吃的这些东西,到嘴里的味道都变得很淡了,可总还是想尝一尝。”
玄尘也知道她虽然能吃食物,但是味觉和正常人还是不同的,偏偏她又是个有口腹之欲的鬼。
“不聊了,我去四周转转,看看裕策道君究竟想做些什么?”唐果掐断通讯玉简,将最后一口包子塞进嘴里,又端着碗将粥干掉,拍了拍手起身朝着院子外走去。
裕策肯定不在院子内,若是在,一定会被她察觉到。
按照原剧情,她也只知道裕策是在大婚上一剑穿了两人,饶尹和宋烨梁因此而死。
裕策有堕魔迹象,宋烨梁也因此被裕策剑上浮动的魔气上了魂识,即使成鬼也只会是恶鬼,最后被青山派的人给打成魂飞魄散。
而饶尹,身体是死透了,灵魂却不见了。
几十年后被温养好的魂魄才回归本体,死而复生。
在院子外绕了一圈,唐果也没发现裕策的踪影,迎亲的时间差不多也到了,她没有再转,径直回了小院内。
……
婚事是喜事,恶鬼退避,不敢冲撞。
上官娇娘跟在唐果屁股后头,两只鬼并没有上船,只是远远缀在船后面,看着敲锣打鼓的队伍。
迎亲队伍走的是水路,来的时候绕道另一个村子,迎亲回去的时候走的是当初玄尘和她一起去元齐村的路。
这也就是出嫁中说的不走回头路。
锣鼓喧天,嘹亮的唢呐声回荡在旷野,船头穿着喜服的宋烨梁笑容满面。
上官娇娘站在唐果身边叹道:“宋先生真的是位不可多得的好郎君,德裕镇怕是找不出第二个如他这般出挑的男人。”
唐果低头笑了笑:“是啊,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好人,又聪明又温润。”
不过比玄尘,还是稍稍差了一点点。
就在两人交谈之际,河面的水突然变得湍急,河道中央形成了一个漩涡,迎亲船的方向完全不受控制,顺着涡流的方向船身倾倒。
上官娇娘刚想出手,一道凌厉的剑光便斩了过来。
唐果脸色一肃,伸手将上官娇娘抓到身后,挥袖挡住了剑光。
虽然剑意没对她造成伤害,但是她右手袖摆被剑光割开一道裂口。
裕策凌空踏在河面上,目光直直地看着唐果:“此事与鬼王大人无关,还望大人不要插手我的事情。”
精品玄幻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愛下-第171章:佛子大人,請留步(49)鑒賞
唐果目光微沉:“你这是在教本王做事?”
“那大人是执意要管在下的私事了。”裕策完全不惧唐果,神色依旧从容宁定。
唐果隐隐觉得不太对,她的实力高出裕策太多,裕策劫亲上来针对的是她,这明显是觉得她才是最有威胁的。
电光石火之间,她眉间闪过一道金光,唐果只来得及将上官娇娘随手抛出去,身体微微侧转,一脚踩中阵法,周围升起万道剑光,将她困在剑阵中心。
唐果咬牙:“你竟然弄出了青山派镇宗剑阵?”
裕策抿唇道:“多有得罪。”
下一秒,其他船只都被卷进了涡流中,唯独饶尹和宋烨梁所在的那只船停在漩涡中心,隐隐浮空。
饶尹此刻已经自己揭开盖头,伸手抓住宋烨梁,站在船头看着裕策:“小道君,你到底要做什么?”
裕策葱白的眼皮掀起,紧紧盯着饶尹,他缓缓伸出手,递向她:“尹尹,跟我走。”
饶尹简直都快疯了,气得凤冠上的流苏乱颤:“你疯了吗?我不会跟你走的。”
裕策依旧伸着手,神色晦暗不明:“尹尹,我不会让你嫁给他。”
“嫁不嫁给宋大哥是我自己说了算。”饶尹被他霸道的行径气到了,“小道君,我觉得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我们可以做朋友,但绝不可能成道侣。”
裕策收在身侧的左手紧紧握住剑柄,长剑被他反手收在身后,他白得几乎没有血色的脸上隐约浮起红黑色的魔纹:“我知道我愚钝,你生气是应该的,但是你不能用这样的办法来逼我认清内心,尹尹,我承受不住……”
讲不清的。
唐果只看了那边一眼,便没再理会,径直抬手去掰直指自己眉心的长剑,指尖被冰冷的剑气划开,渗出一道血迹,黑色的鬼气从她伤口溢出,很快消散在剑阵内。
“大人,你没事吧?”
上官娇娘不敢靠近剑阵,她的实力太弱,真要踏进剑阵,直接就灰飞烟灭了。
这剑阵中蕴含着青山派千年宗门弟子留下的剑气,能够修出剑气甚至是剑意的弟子,心性大多坚韧,有压制阴邪之物的效用,唐果虽然能从破除阵法,但是还是要花费一番功夫,就这些时间,足以让裕策完成自己的计划。
这该死的牛鼻子!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